雷爾大師勸伍茲離婚:以便擁抱多重性伴侶

法新社 更新日期:2010/02/26 14:05 王黛麗

(法新社蒙特婁25日電) 別名雷爾(Rael)的法國大師佛里昂(Claude Vorilhon)今天發表一封公開信,力勸高球巨星老虎伍茲(Tiger Woods)與妻子離婚,以便擁抱更多性伴侶。

無神論「雷爾運動」(Raelian Movement)教主佛里昂說:「通姦不是精神疾病,在人類與動物中,是極正常的行為。」雷爾的追隨者相信,地球上的生命是外星人創造。

他說:「我鼓勵你去探索越來越多人在談的『開放婚姻』這個問題,意味你可同時愛上許多人,卻不會有嫉妒。」

影射伍茲上週在電視上為縱情婚外性慾道歉的雷爾,呼籲伍茲「別將自己生活變成罪惡、悲傷,墨守成規,向猶太教和基督教陳年價值觀低頭的案例。」

他說,有關這點,伍茲為年輕一代樹立了壞榜樣。

自性醜聞遭全球媒體大肆炒作、並把他推向自我封閉約3個月後,伍茲19日首次公開談話,坦言自己在接受治療。

佛里昂說:「你身邊唯一需要治療的人是你妻子。」他又說,「只要不涉婚外情,伍茲的妻子艾琳應欣然接受伍茲尋歡作樂的生活方式。」(譯者:中央社王黛麗)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5人婚姻不嫌擠 馬國一夫多妻制增多

法新社 更新日期:2010/02/13 01:20 楊荔婷

(法新社吉隆坡12日電) 44歲的馬來西亞醫生羅哈雅‧穆罕默德(Rohaya Mohamad)快樂地談論她當天傍晚的計畫:與她的丈夫─還有他另外3個太太─共進浪漫的5人晚餐。

羅哈雅的大家庭共有17名年齡介於7歲至21歲之間的孩子。像這樣的一夫多妻制婚姻,在馬來西亞日漸普遍。觀察家指出,這個現象與不斷增強的「伊斯蘭化」有關。

批評者說,穆斯林視為合法的這個習俗已和現代社會脫節,並使婦女與兒童受到貶抑。穆斯林佔了這個多元種族人口的60%。

但羅哈雅與另外3名妻子表示,這樣的安排運作得天衣無縫,讓他們能在忙碌的家庭裡,輕鬆地兼顧小孩照護、家事與事業。

43歲的一家之主阿夏立(Mohamad Ikram Ashaari)往返於妻子們分開的住處,每晚輪流替換,週末則是家庭共聚的時光。

他每5年迎娶1名新的妻子,第1位是41歲的尤索夫(Juhaidah Yusof),她輕聲細語,負責照顧所有的孩子,最後一位是30歲貌美的阿拉伯語教師烈嘉(Rubaizah Rejab)作結。

他的第2位妻子,離婚律師馬諾夫(KartiniMaarof)把排行第3的羅哈雅介紹給他。羅哈雅當時為了和第1任丈夫離婚,在尋求法律諮詢。她和前夫共育有7名小孩。

她說:「馬諾夫看得出來我當時有多忙碌,所以她要把丈夫給我。一開始我說不要,因為我不想傷害她… 而且我的父親堅決反對,因為一夫多妻制從未受到正面看待。」

這個家庭相信,一夫多妻是治癒通姦與色情等社會弊病的良方。他們加入「伊克萬一夫多妻俱樂部」(Ikhwan Polygamy Club),而這個組織以提升多重婚姻的名聲為宗旨。

羅哈雅表示:「男人天性不忠,他們有女朋友與情婦,他們嫖妓。這是正常的。神把他們造成那樣。」

她說:「但伊斯蘭教提供了解決的方法,也就是對於每一個你想要跟她發生感情的女子,你都要負責。」(譯者:中央社實習編譯楊荔婷)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分居離婚制度 家庭主婦爭保障

台灣立報 更新日期:2010/02/11 00:07 史倩玲

【記者史倩玲台北報導】分居離婚法案已經推動了好幾年,但仍未廣泛受到社會支持,導致推動過程困難重重。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理事長吳宜臻表示,未來將持續推動社會了解離婚分居法案的內容。

分居離婚法案是為了一些婚姻情況不佳,但對方又不肯簽字離婚的情況而做出的設計。在分居之後,雙方可以冷靜思考,未來任何一方可以依據分居事實提起離婚

家庭主婦疑慮多

吳宜臻表示,在舉辦數場座談會之後發現,推動分居離婚制度相當困難,主要有兩大族群抱持懷疑的態度。反對最力的第一大族群就是家庭主婦,吳宜臻表示,有部分家庭主婦希望在分居制度條款中明定,分居期間配偶支付3年生活費,在這期間家庭主婦可以培養生活自立能力,如果3年後仍缺乏生活自立能力,還能保有拒絕離婚的權利。目前分居離婚制度也依此做了修改以及調整。

另外一個反對分居離婚制度的族群就是外籍配偶,許多外籍配偶疑慮,就算真能離婚,往往很難取得監護權,由於在爭取離婚條件時又相當不利,因此在贍養費監護權部分,應該要有配套措施。

脫產與分居制度無關

不過,吳宜臻指出,贍養費以及監護權部分,在法令上已經明定相關細節。雖然許多家庭主婦擔心配偶脫產,但法令規定離婚財產分配具有回溯效力,同時也可以用假扣押方式避免對方脫產,所以因此反對分居離婚制度其實完全沒有關聯。

吳宜臻表示,許多家庭主婦反對分居離婚是因為傳統思維影響,即使婚姻情況再糟,也不願離婚。這些人認為只要分居離婚制度一開,自己就無法保有元配的位置。要改變這樣的想法,還需要很長的路要走。而在外籍配偶部分,可以實行外配保育合作社等概念,讓外配在工作之餘也能照顧小孩,分居離婚制度也不會損害外籍配偶的權益。

蒐證不易離婚

吳宜臻表示,台灣傳統的離婚方式採有責主義,也就是說想離婚的一方必須證明配偶有重大惡行、通姦、不治惡疾或有犯罪事項等等,問題是要證明對方有重大惡行以及通姦等,必須要有蒐證行為。如果配偶不願離婚蒐證行為往往會激怒對方,同未必能成功蒐證離婚

吳宜臻指出,分居離婚法案對中產階級女性最有幫助。多數中產階級女性有工作並有自立能力,在面對品質不佳的婚姻時,卻因為配偶不願簽字而無法離婚。吳宜臻表示,這些女性通常也是最不願意進行蒐證的族群,幾乎難以走裁判離婚的道路。另外,許多配偶由於沒有家暴或其他惡行,即使想要蒐證離婚,也無從下手。

吳宜臻強調,分居離婚制度的主要受惠者,是婚姻狀況不佳的中產階級女性,這些族群也是最支持分居離婚法案的群眾。但問題是,少數的外配離婚悲慘案例即使與離婚分居制度無關,但也會讓社會氛圍導向反對分居離婚制度,加上中產階級女性是沉默的大多數,在社會中少有發聲,更讓這些中產女性的需求難以被看見。傳統的法界人士也認為,目前的協議離婚制度已經足夠,沒有必要再多開一扇分居離婚的窗口,造成推動分居離婚制度困難重重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