勇敢的阿固系列3:歷盡苦痛 阿固展翅人生

台灣立報
更新日期:2011/03/16 00:27
李宜霖

【記者李宜霖桃園報導】「感謝過去遇見的恩人,給我的生命歷練,讓我勇敢地面對未來。」邦查(Pangcah)阿固(Ako)說。過往的生命歷程,讓阿固驕傲地走在族人面前,持續為族群發聲。

阿固在苗栗認識同樣是邦查的丈夫,婚後重新回到母親家中,男方住在女方家一年,之後生兒子時才搬離家裡。阿固從事過電子業、幼幼班老師、護士,她當幼幼班老師時,將兩個兒子帶在身邊,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小孩。

從事護士一段時間後,阿固進修會計,完成學業後,投入會計相關工作。剛開始被罵「腦袋空殼」,她勤奮地工作,下班回家持續研究公司的帳,也閱讀高普考相關書籍,每天只睡3小時。她告訴自己「沒有學到的,我得自修」,慢慢學會成本分析、報表、國稅局報帳,從會計助理升為會計,後來到貿易公司就職,成為主管會計。

後來阿固跑業務,順便去拜訪在勵馨基金會工作的朋友。勵馨主管看重她的能力,於是2005年,她轉到勵馨基金會做會計,在後期也擔任輔導員,之後離開勵馨,現在是自由業。

阿固擔任輔導員時,與丈夫處於分居狀態,情緒無法跳脫。當她服務受暴婦女時,她很感佩女性生命的韌度,辛苦度過慘痛的經驗,她說:「她們是我生命的老師。」每個婦女各有不同的生命故事,阿固也告訴自己,要像這些女性一樣勇敢。

阿固曾接送受暴女性案主時,遇到案主丈夫開車跟蹤。有一次她接送案主,從後照鏡發現疑似有人跟蹤,就悄悄跟案主說:「先把頭低下來。一路上不能抬頭。」

阿固先測試對方是否是跟蹤,她先停紅綠燈,之後右轉,對方仍跟著;她心裡開始發毛,於是變換車道,對方也跟著變換車道。

阿固心想不對,下一步立刻煞車,對方超前她的車子,在10公尺前停下,有人走下來;阿固驚覺完蛋了,馬上請案主抬頭看是誰,案主說是她先生。阿固立刻把車開到路上,把車掉頭就走,對方也馬上發動,開始追逐。

阿固說,這是她第一次被跟蹤,也是她做過最勇敢的一件事之一。她一邊用電話聯繫,一邊狂奔到隱密的地方,確定後面沒有車,才開回中心去,花了將近2個小時。另外還有一次,為了不讓記者影響到案主的情緒,也展開一連串的追逐。

邦查的性別思維

過去的女人總是忍氣吞聲,待在勵馨讓阿固覺醒,必須為自己的權利發聲。

受過女性主義的洗禮,但阿固也有自身族群的性別思考。阿固認為,邦查傳統性別關係很微妙,在對外的社會組織上,邦查男人有一定的地位,由男生出頭,女人沒有聲音;但是在家庭組織結構裡,女人用行動去表現,她對於整個家的運作,女人有絕對支撐家庭的力量,男人角色變得薄弱,但男女可以溝通。

阿固很佩服邦查的性別、階級分工,男女、老人、年輕人各司其職。豐年祭時,年輕人負責找食物、捕魚,長老等年輕人回來,婦女在廚房預備。她印象中每次家族會議,女人都待在廚房,但是女人是支撐男人在社會、家族的組織的力量。

曾經歷前夫住院、兒子受傷的阿固,咬緊牙根,撐起家庭,甚至接4份工作,生病還得自己照顧自己。她回憶兒子受傷時說,如果失去兒子,對她來說是一種絕望,幸好一切沒事。從以前不敢面對已發生的事,選擇逃避,蛻變成可以承擔責任、擁抱難處,她說:「我的肩膀原來可以這麼寬、這麼厚。」但一路走過來,她還在學習人生的課題。

阿固感觸很深地說,生命中有很多困難是躲避不了的,今天躲過了,又會有下一個困難,只能面對。她遇到問題,不會先找人商量,而是獨處思考該怎麼辦,與自己的內在對話。大兒子將要去當兵,小兒子逐漸往自己的夢想邁進,給予阿固非常大的安慰,她希望孩子能快樂的長大。

很多人說,原住民運動是使命,但阿固認為,身為邦查,世代傳承就是一種責任,必須認知到原住民失去什麼,尤其是土地。每當她到部落,她看著老人親切的臉龐,她很榮幸,能為原住民奮鬥。(系列完)

堅強的女性們,成為阿固生命的導師,讓她不斷延展生命的韌性。(圖文/李宜霖)

阿固(右)前往花蓮參與百年戰役活動,她衷心期盼,能為邦查盡責任。(圖文/李宜霖)


已用關鍵字:前夫,丈夫,跟蹤,
共出現:8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