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破案一線間】39秒狠搶7千萬 玻璃倒影5秒緝匪

TVBS
更新日期:2011/02/27 21:25
林韋龍

98年11月,台南市中心發生史上最大的個人遭搶案件,一名蔡姓商人提領7千7百萬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搶走,而且時間只有短短的39秒,還槍擊一名婦人;快狠準的犯案方式,沒有留下任何線索,警方調閱上萬支監視器,但歹徒像是隱形一樣消失無蹤,但是眼尖的專案小組,從玻璃倒影,發現歹徒留下行搶的5秒畫面,緊抓住這條的線索,警方怎麼透過畫面追到歹徒,並且讓他們認罪?請看今天的【破案一線間】。

新聞片段:「鐘錶行老闆娘疼痛地躺在路上,雙腳滿是鮮血。」

時任分局長黃耀煌:「調閱各路口及商家的監視器。」

遭搶黃金商人:「願意提供警方追回贓款金額10%,為破案獎金。」

警察:「拜託一下,拜託一下。」

拿著飲料的被害人臉色發青,在現場踱步,因為他用這輛銀色賓士,載運7千7百萬現鈔,在光天化日之下,遭蒙面歹徒開槍搶走,留下被害人痛苦的倒地呻吟,7千7百萬通通沒了,98年11月23日這一天,台南市中西區發生治安史上,金額最大的個人遭搶案件。

遭槍擊婦人丈夫李德芳:「錢搬下來之後,他們車子馬上開過來,就2個持槍、1個拿電擊棒,就下來了,我就在那邊跟她們扭打,我太太看到外面在扭打的時候,從店裡面跑出去。」

鑑識組偵查佐洪榮江:「嫌犯就朝被害人姪女腿部開一槍。」

新聞片段:「提領7700多萬,將近80公斤。」

鑑識小隊長謝東昇:「地檢署檢察官當天,當天晚上就到分局進駐。」

7千7百萬當街遭搶,被形容是台南市警方的治安黑暗期,專案小組的神經都繃到不能再繃,但萬般無奈的是,沒有任何頭緒。謝東昇:「只有他那一部車子、4個人,沒有任何跡證。」

新聞片段:「7700萬竟然在40秒之內,就被歹徒輕易的得手,甚至因為流彈波及,出外查看的當事人姪女小腿也中彈,有很多媒體形容這是台灣治安史上,空前的劫鈔案,而現在考驗警方的破案技巧,警方高度懷疑,幕後主謀就是3個人。」

記者:「知不知道是誰?」遭搶黃金商人:「都戴頭套啊。」

被搶的蔡姓商人也很嘔,他就是想低調,才沒請警方護鈔,但現在被這票蒙面歹徒洗劫,他不知道自己成為別人眼中的肥羊有多久時間;不過,警方初步先釐清他為什麼領這麼巨額的款項。

蔡姓商人,經營家族事業,在南台灣做生意,外傳這次提領7千7百萬,是為了從事地下黃金買賣;但可疑的是,他提現金絕對不會讓外人知道,裝錢的還用普通到不行的行李箱,從銀行到案發地點,才5分鐘車程。

到底是誰?現場沒有頭緒,專案小組先聽被害人自白。謝東昇:「被害人有說他有一個妹妹,交往比較複雜,我們就從這個被害人的妹妹,開始去清查。」

自家人犯案,可能嗎?現場鑑識,努力的找指紋,門把、保險桿、車身,找彈殼、找彈頭。被害人的銀色賓士,停在鐘錶店門口,他原本要找人出來幫忙搬2大袋鈔票,就在瞬間被4名蒙面歹徒下車,雙方拉扯,開槍傷人,歹徒得逞跑掉。

短短39秒,快狠準,沒留下半枚指紋,但鑑識小組為什麼要特地在保險桿底下反覆查看?謝東昇:「被害人他們當初有講,就是說搶完之後還有一名歹徒,迅速跑到被害人車子底下,蹲下去,去做『摸一下』的動作,不曉得是在做什麼。」

這摸一下的動作代表什麼?專案小組想找出監視器影像,但對街這支沒有,現場這支沒有,路口這支電眼也沒錄到,調閱上萬支監視器真的沒有功效嗎?有一個細心的警察發現這個畫面。

它是店家玻璃的倒影,黑色轎車急停在路口,蒙面歹徒下車,再拖著重達80公斤的現鈔上車;畫面沒有任何線索,但它提供了時間點,警方開始依照這個時間點,看其他的監視器,果然,黑色的犯案轎車現出原形。

上了快速道路,上了高速公路,現在掌握車牌、車款,而且,犯案之後往南跑。開始地毯式的搜索,也往回推算蔡姓商人最近去過的地方。謝東昇:「有保存的,我們都把它(影像)調回來,這樣子去分析比對,分析說這個被害人,在11月10幾日的時候,12日的時候有到高雄,就有一輛黑色的Cefiro有尾隨在跟他,高雄屏東那邊的歹徒過來犯案,我們的偵辦方向都往高雄南部,那邊的不良份子去清查,到最後是所有的跡證,都指向在台南這邊。」

範圍縮小在南部,那摸一下保險桿的動作代表的是什麼?鑑識小隊長謝東昇:「我們警方在研判,猜想是不是有裝設GPS,(被害人)不一定在這間銀行,也有可能在別間銀行,他們在好幾間銀行領錢,他們的戶頭有好幾個,有十幾個戶頭啊。」

被搶的蔡姓商人,做生意經常在南台灣奔波,沒有特定領錢的地方,也沒有固定的路線,但卻被歹徒掌握行動路線,要嘛就是長期跟蹤蔡姓商人的銀色賓士車,否則就是利用GPS定位系統,科技犯案。

既然有使用電子產品,肯定有留下紀錄,警察從GPS下手,找到關鍵的方姓男子,原本要先跟蹤觀察一段時間,但是人的貪念,讓這場原本沒留下線索的搶案,露出一絲希望。

方姓男子恰巧在案發時間之後,從原本的國產轎車,立刻換成雙B,用的還是現金,白花花的96萬買車,10天內再換另一W台高級的轎車,都用現金買賣;蔡姓商人的小妹蔡婕涵,雖然有主動到案澄清過,但怎麼搶案發生之後,出手闊綽,一次下注10幾萬簽六合彩,而且蔡婕涵還買了機票,打算去大陸。

社會矚目案件,專案小組眼看時機成熟,收網逮人,一次抓了10多人,只要和這2人經常連絡的,先抓再說,但是全部人都矢口否認;專案小組掌握人性的弱點,先從方姓男子下手,因為被抓的大多是方姓男子的朋友,在這張茶几跟嫌疑人懇談。

謝東昇:「因為這些人都和方東隆很熟,這些人我們帶回來之後,因為方東隆沒辦法說明金錢來源,但他又必須顧及到他的朋友,怕他的朋友遭殃,他就是認為說紙包不住火,而且說帶回來的都是他周邊的朋友,他一直在跟我們強調,他這邊他的朋友都沒有,我們帶回來的都沒有涉案,我們就問他說,實際上涉案的是哪幾個?他就他直接跟我們講說,實際下手行搶的就是這4個。」

紙包不住火,於是全盤托出,專案小組從方東隆追出一干人等,而且蔡姓商人的親妹妹蔡婕涵,真的涉案。遭搶黃金商人:「我叫她說假如她做的,要坦然面對。」

新聞片段:「蔡姓女子更是承認,就是她提供消息,給這些平時在賭場一起聚賭的朋友,讓他們下手犯案。」

謝東昇:「當初蔡婕涵她事後反悔,說了一句話『我真的是很笨,我叫別人來搶我家的錢,自己才分個幾萬元,而且我還要被人家抓去關』。」

遭搶蔡姓商人:「她滿喜歡打牌的。」記者:「那她很缺錢嗎?」遭搶黃金商人:「那我不知道,她的經濟狀況我不知道,已經都這麼大年紀了。」

謝東昇:「她小妹是說『你如果去跟蹤他,你去跟蹤他,就有錢可以拿了啦』,去搶他就對了,我事後也問搶匪,我就問他說你知不知道有這麼多錢?他們起先以為差不多2、3千萬,不知道有那麼多現金。」

檢警掌握到的證據顯示,他們早就跟蹤蔡姓商人多時,還在他的銀色賓士車偷偷裝上GPS定位系統,掌握方向,車子是權利車、車牌也是偷的,全部蒙面上陣,等到真的要行搶,都不帶任何手機,只靠王八卡聯繫,到手只講一句話,「過手了,過手了」。

就丟掉SIM卡,車子也經過兩度換顏色烤漆,丟到北台灣,找到的時候,行搶用的黑色轎車變成銀色,犯案攜帶用槍、電擊棒、還有關鍵的GPS定位器,也丟到偏僻的沼澤,就連分錢都在這間破爛的工寮,7千7百萬就是放在這張木板床上分贓,分贓完全部人還都互不連絡,刻意不留下通聯紀錄。

專案小組不得不承認這是一件難破的案子,但是再縝密終究敗給人性,蔡婕涵抱怨贓款分配不均,也敗給貪念,有人拿到錢立刻買高級車、買透天厝:警方高調舉辦破案記者會,其實,會有這件搶案都是蔡婕涵閒聊的時候,隨口一句「沒錢,那就去搶我哥哥」,竟然釀成治安史上的重大搶案!

內神通外鬼的情節,家屬到警局感歎老鼠咬布袋,法官重判蔡婕涵13年有期徒刑、策劃的方東隆11年,已經二審了,仍然相信檢警沒有積極證據能定他們的罪,堅持還要再上訴;被搶的蔡姓商人,則只有找回200多萬的現金贓款,現在還是不能接受,被自己親生妹妹當成眼中肥羊。遭搶黃金商人:「這輩子我可能,我們蔡家,我們蔡家不會原諒她。」


已用關鍵字:丈夫,跟蹤,
共出現:6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