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醫玩SM哄二奶 綑手下藥悶死

自由
更新日期:2011/01/28 04:11

事後還清洗屍體

〔自由時報記者張文川、黃敦硯/台北報導〕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醫師黃麟傑涉殺中國二奶秦亞楠案,檢警調查發現,黃麟傑自備麻醉劑「midazolam(迷達仕倫)」針劑、軟繩,以玩SM(窒息式性虐遊戲)哄騙秦女,將她綑綁,以毛巾塞嘴(綑綁、塞嘴都屬SM)後,注射麻醉劑致昏迷,再用枕頭悶鼻窒息,事後還清洗屍體,全程精心策劃,原是宗超完美謀殺案,卻因黃麟傑用本名訂房而留下破綻,百密一疏,令檢警不解。

黃麟傑被捕後辯稱,他和秦女玩性虐遊戲(即SM),他離開房間時秦女仍在熟睡;但中國法醫驗屍發現,死者秦亞楠的手臂有一個針孔,且血液驗出「迷達仕倫」成分,研判遭人用針筒注射,黃麟傑涉嫌重大。

和信醫院副院長謝炎堯昨證實,黃麟傑98年12月請假赴中國前,密集開處方箋領出15劑「迷達仕倫」針劑,它是癌症手術常用的中樞神經系統鎮靜麻醉劑,注射2劑就可使人昏迷,鎮靜效果遠大於強姦藥FM2;老人或呼吸功能不全者,若劑量過高也可能導致呼吸抑制、窒息。

死者鼻腔有枕頭棉絮

解剖顯示,除血液有麻醉藥成分、嘴壁殘留毛巾屑外,秦女的鼻腔還吸入枕頭棉絮,檢警研判這是一宗有步驟的謀殺,不認為是窒息式性虐而「意外」致死。

檢警懷疑,2人原就有窒息式性愛的經驗,黃才得以輕易哄秦女配合受綁,且解剖發現秦女雙手手腕、手肘有帶狀皮下瘀血,顯示曾遭軟繩綑綁,但飯店房間卻找不到這類東西,疑似黃麟傑自備,犯後帶離或丟棄。軟繩有無可能是醫療用的彈性橡皮管止血帶,檢警目前尚未排除,將比對寬度與瘀痕是否相符。

黃稱離房 秦女熟睡

秦女遺體衣著整齊躺在床上,檢警研判秦女氣絕後,兇手仍逗留現場整理,甚至清洗屍體,黃麟傑涉嫌專程從台灣帶去麻醉劑,採取「綑綁、塞口、迷昏、悶鼻」4步驟,置秦女於死地,事後清理現場後離境,檢警懷疑是一場精心策劃的謀殺。

黃到案後辯稱,他和秦女玩性虐遊戲(即SM)後,他離房時秦女仍在熟睡,檢警研判可能是黃深思熟慮所預留的脫罪空間;檢警初步掌握,秦女應是劈腿新歡,但黃矢口否認,檢警正在解析黃的電腦,尋找致命導火線。

本名訂房 令人不解

命案現場的大連日航飯店套房,是黃麟傑用本名以自助遊「機票加酒店」預訂,檢警納悶,黃到案後也強調,自己若有心殺人,怎可能漏個大洞讓警察找上門?而秦女家人並不知她和黃交往,也不知道有黃這個人。

其他醫師接手病患

台北市和信醫院副院長謝炎堯昨出面鞠躬道歉,指院方已於週一將黃麟傑停職,和信不再聘用黃麟傑,原有的病患全數轉由其他醫師治療。


已用關鍵字:開房間,飯店,性愛,調查,二奶,劈腿,
共出現:7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