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步一腳印】從台灣歷史挖靈感 世界金牌設計師

TVBS
更新日期:2010/07/04 22:20
謝向榮

伸展台上的服裝,是時尚設計系同學們,嘔心瀝血的作品,而期盼學生青出於藍的指導老師,是他們的系主任。

有了主任背書,學生們更有自信,因為老師林恆正在2009年底,獲得4年一度,像是奧運比賽般「世界劇場設計大賽」的服裝金獎,在全球五百件作品中,拔得頭籌,這也是國內有史以來,第1次有人贏得這項殊榮,堪稱台灣之光。

這部改編自希臘喜劇的作品,用台語演出西方經典,描寫女主角渴望和平,因此帶領婦女們強迫男性結束戰爭,離開沙場,由於舞台就設在台南一級古蹟-億載金城,因此在服裝創作概念上,選擇台灣特殊的歷史背景,做為設計觸角的延伸,更彰顯活化,屬於台灣的味道。

實踐大學時尚設計學系主任林恆正:「之前被殖民過,被日本殖民過,那是不是我們要把這個似乎被遺忘的殖民的記憶給加進來,所以我雖然用了像客家花布的東西,但上頭的圖案,是走日式的一個風格。」

榮獲服裝金獎的作品,靈感是在台灣歷史中,挖到的寶藏。林恆正:「台灣現在更加不一樣的是那種多元民族融合的創意性,並不一定是中國的花窗、中國的燈籠這樣子的東西,它必須跑出的是一個大中國的架構,但是它基本上屬於的,它是一個海島的文化,尤其被荷蘭、被西班牙、被日本統治過的這些過程,我覺得都可以變成是一個設計的靈感來源。」

獲得國際金獎加持的另一部作品,也有中西合璧的設計元素,來畫龍點睛!這是荒謬劇大師貝克特的作品,終局的台語版,描述如暴君般盲眼的主人,對僕人頤指氣使,而服裝設計語彙裡,透過了西方經典服飾結構與中國制約人犯之枷鎖,充分傳達主與從、尊與卑、上與下之間微妙的關係。

林恆正:「像這個大家可能都知道,這是很英國的一個輪狀皺領的東西,中國有一種枷鎖、刑具的東西,方方正正的一個大木頭,idea來自於那個地方,因為這代表這個人其實被困在這個空間裡面,他沒有自由,這個也變成是一個枷鎖,手的枷鎖,這個是他整個人的一個枷鎖,所以有尊貴的象徵,有沒有自由的象徵,那也有一點點人家表面看起來,就像他們很像小丑的象徵。」

得獎作品,超越了單純的戲服,傳達出更多的隱藏意涵跟時代背景,這也是設計到位跟觸動人心的地方。教育電台主持人蕭靜雯:「我自己非常喜歡恆正的作品,就是他的服裝設計總是有辦法,讓這個演員一到舞台當中,他沒有講任何一句台詞,可是你覺得,他的角色已經出現了,他的人物性格,他的人格特質,他面對事件可能會有的回應,其實在他的服裝裡面,都給你這樣的訊息。」

聽到觀眾的回饋,能夠體察設計師的企圖心,讓林恆正頗感欣慰!不過一路走來,遇到不少現實上的難關,必須妥協。像是國內舞台劇的製作經費,往往捉襟見肘,必須靠著理想跟衝勁,才能夠關關難過關關過。林恆正「做劇場大家會覺得,好像做很多設計,好像賺很多錢,其實不是,我們常常在講,說台語好了,做劇場在做什麼?做爽的!做爽A!其實大家就是一股熱情、一股Passion來做這個!」

大學讀戲劇系的林恆正,在發現自己對上台演戲有障礙後,馬上調整步伐,轉攻幕後,主修劇場服裝設計,雖然領域相對冷門,不過他始終有很高的理想性,明知道這跟流行服裝設計的收入比較起來,有天壤之別,不過,卻訓練他,擁有高度靈活的應變能力,窮則變、變則通,由於他對劇場的熱情跟創意,讓長期合作的劇團,也非常讚賞。

劇團經理廖又臻:「我們服裝製作的費用沒有很高,所以他必須在這服裝費用之下,達到他要的效果,他就出些怪招,譬如說,我們有幾齣戲,就是跟日本有關係,對,所以需要一些和服,但是和服有時候秀起來真的很美,但是真的很貴,對,所以他可以去買棉被,特殊的棉被,然後很奇妙的東西,然後做成和服,然後又便宜又漂亮,所以他真的很了不起。」

真的看不出來,和服上的花紋圖案是棉被套拆下來的,同樣昂貴的宮廷服,林恆正則用窗簾布做成,也讓劇團嘖嘖稱奇,其實連榮獲金獎的這四套服裝,預算也只有幾千塊,卻讓台灣作品登上世界第一,由此可見MIT的創意,真是價值連城,不過,與現實妥協,不代表對品質的要求也能妥協,他對於藏在細節中的魔鬼,挑剔的程度,也是出了名的。

林恆正:「我有彩排完,重做衣服的狀況,彩排之前,你都會覺得這衣服還不錯,但是一彩排的時候,結合了燈光跟舞台的佈景,跟實際的演員走位之後,你忽然覺得某一塊布用錯了,那所以其實有人會說,明天就要演出了,那就算了,但是我就當場把那件衣服拿掉,就不要了,我就重做一件,而且連夜趕出來,讓他隔天可以上場。」

參與製作的服裝助理,對老師的用心良苦還有對於理想的執著,也有貼身觀察。助理王韻涵:「他就覺得不合,那其實眼鏡都有準備好了,那可是在開演前一刻,他覺得氣氛不對就是不對,所以他就是寧願找了,翻遍了十幾家附近的眼鏡店,最後他看到一付,在那種很老舊的眼鏡店,他還懇求就是說,老闆可不可以借他,那老闆就說,為了藝術犧牲,OK。」

希望自己的設計,讓整體的表演更加分,讓演員更有自信,讓劇情更說服人心,所以林恆正認為有些堅持,就是對自己負責。林恆正:「我要把每一套衣服都看過,那上台之前我會去檢查,演員的身上有沒有線頭,會把線頭拿掉,哪一個珠珠要掉了,我會叫助理馬上把他縫上去,但是很多人會講說,恆正,你做這個事情,台下觀眾看不到,但是我會覺得,我會跟他們講說,但是你心裡感受得到,這是你自己面對你的設計,誠意的問題。」

要對得起自己,另一個寒暑假必做的功課,就是出國充電,雖然所費不貲。林恆正:「我非常喜歡旅行,我旅行過38個國家,雖然我媽媽都說,我把錢都花光了,雖然我沒有實質上、數字上的財富,但是我覺得,精神財富很重要,精神財富,你眼睛所看到的東西,你日後設計的養分。」

林恆正:「這個時候已經經過大量消費的時期,而且增加了所謂的戰後嬰兒潮,所以人們稱這個時候為『富裕時代』,我『裕』又不會寫了(笑),這不是故意的。」

還好不是教國文,否則學生大概要抗議了,這位實務跟理論並重的林老師,在大一課堂上,先釐清同學們的觀念。

林恆正:「你知道現在的時尚風潮,穿這個東西如果適合你,你可以加以運用,如果不適合你,你把他的經驗記起來,之後可以運用得到,你要去了解時尚、去適應時尚,不一定要盲目的追求時尚。」

學生陳昱安:「他不會說,你今天模仿他不好,而是他說,你擷取別人的優點,然後把他變成自己的,這樣就是好的設計。」

就像寫書法從臨摹開始,林老師對於大一的設計新鮮人,給予鼓勵,至於大三、大四的學生,在討論作品時,螺絲就要拴緊一點了。

林恆正:「可能出現人的這邊,可能一閃出現人的這邊,一閃出現腳,你不一定整個出現一個人,但是這幾個板子已經在交代你們的概念,所以大概在10秒鐘玩完之後,這些東西就慢慢『咻』收掉。」

學生蔡宗育:「他有時候跟我們在共事的時候,他就是有時候,他會忘記他自己是主任的身分,然後就譬如說,今天半夜大概11、12點,因為學生要約很簡單,然後可是就會想說,想要跟主任討論,然後就是一通電話,主任就會來了,就是覺得那種感覺很特別。」

學生梁敦凱:「比全國電子還『甘心』,哈哈哈。」

助理王韻涵:「同學是為了自己四年的一個呈現,其實我們。」

都沒日沒夜,幾乎都是一整個禮拜可能睡覺的時數沒有到3個小時吧,但是每個人都很想要叫苦跟叫累,但是你看到恆正他這樣子,用他自己的生命去賣命他的作品,其實我們看了以後就都不敢講了。

根據學生跟同事的觀察,系主任拚命三郎的性格,指導同學之外,也積極讓自己的作品,在國際上發光,這激起其他老師見賢思齊、並駕齊驅的心理!對學校來說,可是大大的加分。

系執祕黃寶如:「跟學生用討論的方式,他比較不會給學生壓力,其實會比較給其他的老師壓力,大家其實就會其實心裡面會覺得,哇,他這麼好,就其實會給很多就是同業,應該是同業跟同事之間壓力。」

教育電台主持人蕭靜雯:「他真的不僅僅讓是讓這個角色,活出劇本當中所要呈現的樣子,他還為這個演員,量身打造,你會發現說,這些演員穿上他的衣服之後,都變得好有自信,然後都變得亮起來。」

劇團經理廖又臻:「他真的是一個非常神奇,會得獎真的不是浪得虛名。」

實踐大學主秘胡寶麟:「他不管是代表學校、代表國家在國際上的大獎,能夠得到這樣一個榮譽,是非常不容易的,我們大家都很恭喜他。」

得到了國際首獎,再度打響了台灣設計的知名度,相較於古又文跟吳季剛,在歐美深造或就業後得獎,一舉成名,紅回國內,林恆正則是在高雄內門鄉,地處相對偏遠的大學校園,但憑藉著設計實力,稱霸國際舞台,都很不簡單。

林恆正:「我自己不敢當,你說吳季剛跟古又文,其實最近都非常的有名,我們其實必須要去看到這些人有名背後的努力,是因為他們的努力,所以他們有收穫,不管是時裝也好,劇場服裝也好,冒出頭來,這個東西是因為有舞台,所以我會覺得,從學生開始或是老師們,,其實要多去參加展覽,或多多參加競賽,你才不會讓你一個好的概念被埋沒。」

得獎,只是對階段工作的肯定,林恆正除了感謝雙親之外,特別感謝學校的支持鼓勵,讓他能在沒有後顧之憂的環境中,除了傳道授業解惑,也兼顧設計創作,齊頭並進,他說,未來還會不斷的累積作品,繼續參賽,也希望繼續的為國爭光。


已用關鍵字:流行,時尚,
共出現:7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