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嵩珍/性治療工作者的困境

NOWnews
更新日期:2010/12/28 22:13
童嵩珍 廣川醫院性功能治療室主任

本文由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提供

有關先前媒體報導內政部有關「性工作管理法草案」的問題,內政部部長江宜樺表示,目前尚未有性工作管理法的相關規定,但就性治療本身而言,若能早日將性工作除罪化,將能讓性功能障礙者或性弱勢族群看見希望的第一到曙光,更是一個邁向先進化國家的必走之路,我們引領期待。

雖然性醫學的研究在20世紀的美國已經取得一些正式的研究成果,也為性治療的發展提供一條明確的道路,然而,在台灣,卻仍在為是否該合法化而爭論不休。

而性治療是一門專門為性功能障礙者所設立的特別科別,在性治療師與病人真誠的合作與溝通下才能完成,這將可以讓真正受此疾病所苦的病人得到救治、解除他們的痛苦,讓他們能開創新的人生。

性治療是一種專業

性治療不是一般人所言的性工作,它必須是需要受過專業訓練的專業人員,配合醫學、生理學、性學及心理學的綜合理論,再加上豐富的醫療經驗才能達成。我們可以說,性,它不只是愉悅,它更是專業,也是現今社會所缺乏的一種獨特又基本的醫療。以下則為一醫療中真實的案例:

張先生,25歲,社會新鮮人,5年前與第一任女友分手後就不曾與任何女性交往,他打電話要求我替他做性治療,他的問題是:

一、他每天都有自慰的習慣,而且每天都要射精3次,他問這到底是不是不正常?

二、他每天滿腦子都是與性相關的事,渴求性,又找不到發洩,尋找性工作者後,換來的總是空虛,他該怎麼辦?

三、它有早洩的問題,每次約3分鐘就射精了,他該如何治療?

四、他的前任女朋友取笑他性技巧很差,他該去哪裡學?

五、他目前沒有女伴,怎麼學才會真實而深入?

這是一個真實的案例,牽涉的議題很多,一是性問題,二是法律問題。有時病人出現的性問題往往只是一些迷誤,但卻困擾這個個案長達5年,甚至更久,這樣長期的自卑讓他不敢交女朋友;二是早洩的問題,他不知道該如何治療它,以及去哪裡治療;三,他目前沒有女伴,他去找性工作者,但是因這些性工作者普遍沒有受過什麼訓練,因此,他每去一次就再次受傷一次。

什麼是專業的性治療師?

一個專業的性治療師是需要接受專業的性學訓練,除此之外,更須有豐富的知識及經驗,而性治療的工作就是為了治療這些在性上有缺失的病人而存在的;治療是為了讓他們可以在人生的道路上成為身心都完整的人。

性治療師與性替代者有何不同?

性治療師是性替代者的老師,而性替代者是性治療師的助手。性治療師與性替代者的不同在於他們的專業及他們的職責。性治療師不可從事真正的性交工作,而性替代者則是一群經性治療師訓練出來具專業培育的性工作者,我們稱之為「性代替者」。

一般性治療師會先與病人進行初次的會談及諮商,了解病人的問題及需求,並和病人討論性治療的方式及節奏,之後再將開立處方要求性代替者依處方與病人互動。性替代者是不可冒然行動的,必須在專業的老師帶領下遵從規定執行,每次進行互動後須寫下全部的經過,並與治療師討論。

性替代者與性工作者有何不同?

由上我們可知,性替代者是經過專業訓練的,它們必定與坊間的性工作者不同。一個好的性替代者是需要有同情心的,而且在感情上是一個成熟的人,除此之外,更重要的是要有強烈的慾望要把那些有性功能障礙的人治療好;反之,一般我們所知的大部分性工作者是未受過專業訓練的,其企圖是希望早結束早收錢的,這與我們稱之的性替代者是截然不同的。

我們需要法律上的支持

廣川醫院的性功能治療室長期治療許多性功能困擾的患者,我們雖有專業的性治療師,但依法卻不能使用性替代者;許多案例在治療過程中,除了需要性治療師外,也需要有性替代者,但因法律上的問題使性治療的功能只能發揮到一定程度,有些性問題的處理與全國所有醫院的性功能治療室一樣的遇到瓶頸。

因此,我們亟須法律上的支持,亟需性工作除罪化,更亟需有性替代者參予治療。如上的案例,有些問題的確僅需性治療師口頭解惑即可,但有些問題還是需要有性替代者的幫助;試想,如果病人沒有伴侶或伴侶不合作,他們可能一輩子都走不出來,因此,我們深切的期待性工作可以合法化,這也是性治療在醫療上的真正需求。

NOWnews.com《今日新聞網》色區為了服務讀者,與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合作開闢了「性愛Q&A」專欄,只要對於「性愛」有問題的人都可以寄信到erotic@nownews.com,我們將會請樹德性研所的專家替您解答。

創作來稿或推薦自我部落格的文章,也可寄erotic@nownews.com

本文為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提供,版權為作者所有,請勿隨意轉載


已用關鍵字:性愛,女友,分手,
共出現:4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