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破案一線間】買兇殺己換千萬 抽絲剝繭破奇案!

TVBS
更新日期:2010/12/19 22:09

民國97年10月,台北縣三芝一名婦人華采慧,在自己的座車內遭到行刑式的近距離槍擊身亡,原本警方懷疑是起討債不成的命案,但現場完全沒有任何打鬥或掙扎的痕跡,案情也因此陷入膠著,但警方持續追查,3個月後案情急轉直下,這竟然是一起買兇殺自己,詐領巨額保險金的命案,而且幫兇還是死者的親哥哥及枕邊人,這樣的結果對華采慧母親來說,絕對是最大的打擊,女兒慘死,兒子和女婿又因為加工殺人而被法官判刑,警方如何偵辦這件離奇命案,來看今天的破案一線間。

電梯裡的一個深情相擁,監視畫面中看起來感情相當好的這對男女,這個輕輕一吻,有誰預料得到竟成永別呢?因為就在他們走出電梯之後的幾個小時,女方竟陳屍在自己的座車內,而死因是遭到近距離開槍射擊。

銀色轎車的駕駛座上,到處都是血跡,54年次的華采慧被岸巡隊員發現,陳屍在桃園縣大園鄉,台61線33.5公里處。

民國97年10月14日凌晨,住在台北縣三芝的婦人華采慧斜倒在駕駛座,歹徒一槍打爆她的頭顱,子彈從她左側太陽穴貫穿頭部,再擊碎右側副駕駛座的車窗,造成一個明顯的彈孔,華采慧當場斃命,而歹徒近乎行刑式的近距離槍決,手法專業兇殘。

時任桃園大園分局長邱安文:「這不是一種意外的槍擊案件,根據停車,根據現場死者的,死者的陳屍的情況。」

偵辦員警:「(大園)跟她(死者)家離的很遠啊,沒有什麼地緣關係,她也不需要來這邊嘛。」

一個尋常的家庭主婦,為什麼半夜開車到離家將近60公里遠,完全沒有地緣關係的偏僻地方?她開車來這裡做什麼?又有誰,是什麼深仇大恨,會選擇用當街槍決的方式,擊斃這名家庭主婦呢?專案小組立刻針對華采慧的交友、手機通聯紀錄,以及家屬提供的線索,展開查訪。

桃園大園分局偵查隊長陳芳振:「她(死者)先生說,她今天晚上出去是為了要跟一家當舖,就是有40萬的債務的關係,她要去談欠錢還錢的事情,後來不曉得怎麼搞的,她到,她開車到關渡橋的時候,她有打電話給他說,他老婆被跟蹤。」

根據華采慧的前夫許碧誠供稱,華采慧由於經營超商失利,欠下了1千多萬的債務,當時,警方原本懷疑華采慧是遭到地下錢莊,暴力討債追殺,只是死者完全沒有掙扎痕跡,車子是熄火好好的停在路邊,排檔桿又打在P檔,而且駕駛座的車窗玻璃,還是整個開啟的,警方研判,華采慧不像是在慌亂中遭到射殺。

桃園大園分局偵查隊長陳芳振:「剛才所講的,停車的一個狀況,也不像說是被討債公司,一個為錢追殺的一個情況,也沒有任何碰撞,那停車的狀況都算正常,也沒有所謂的緊急剎車的停車痕,都沒有。」

後來,專案小組果然從諸多證據排除了,華采慧是遭到討債追殺的可能性,但這不就代表著,案情陷入膠著了嗎?因為如果不是為了錢,難道為了情?

但根據了解,華采慧和前夫許碧誠結婚23年,育有一子兩女,感情相當好,他們還是因為債信的問題,才刻意離婚,但其實都還住在一起。

來到電梯,華姓女子和前夫相擁,而且還親吻彼此,時間長達8秒,兩人不時有輕拍肩膀和撥頭髮的親密動作,看來感情相當好,不過檢警事後研判,這應該是兩人最後的訣別。

不是被討債集團追殺,也不是情殺,華采慧命案,在專案小組持續追查之下,3個月後出現了案情大逆轉,連警方都訝異,他們追出的真相,是死者家屬完全無法接受的答案。

桃園大園分局偵查隊長陳芳振:「我們也不知道查到最後,會查到自己,被害人的家人,辦命案的話,一般破案家屬絕對會感謝我們,但這個案件是相反的,家屬是對我們是…。」

警方發現,華采慧因為超商經營不善,再加上替哥哥華明雄開設的營造公司擔保,總共負債千萬,由於不堪龐大的經濟壓力,早有輕生念頭的華采慧,於是和前夫以及哥哥共謀,買兇殺自己,詐領之前投保的保險金,好讓哥哥、前夫以及三個孩子能過好日子。

桃園地院庭長徐培元:「她生前有保了大概連意外險,連壽險加起來有2700多萬,所以被害人就想要說,能夠能自己來能夠死掉,然後來領保險金,讓先生能夠照顧這些小孩。」

原來這是一樁為了家人犧牲自己,加工自殺的詐領保險金案,從親情從倫理的角度來看,買兇把自己殺死,而且幫兇就是自己的親哥哥和枕邊人,警方追出的真相,也未免太驚悚,太不可思議。

死者母親:「我女兒被人開槍打死,沒證沒據就已經很可憐了,但怎麼還把我兒子抓去關,還把我女婿判刑。」

到底檢警,之所以這樣認定的證據,在哪裡?TVBS記者秦綾謙:「警方後來查到了一個相當關鍵的事情,那就是他們發現為什麼死者在案發的前一晚,會這麼巧合的從台北縣三芝來到大園這邊,而且還跟著死者的哥哥,以及一名疑似槍手的男子?」

警方是從通聯記錄,以及這些行車監視畫面,一路下來發現了這樣子的結果,難道他們是來勘查地形的嗎?桃園大園分局偵查隊長陳芳振:「紅色的部分是死者的基地台位置,黃色的話是她哥哥的基地台位置,紫色的地方就是她到這現場的地方。」

3點01分53秒,華明雄、華采慧,他們兩個人的基地台位置是一樣的,這出現的第三者就是施耀宗(疑似槍手),基地台位置也是出現在這附近。

地圖上密密麻麻的紀錄,是警方從通聯還有監視畫面,將兩者交叉比對,得到的結果足以證明,華采慧和哥哥以及槍手三人,都沒有地緣關係,卻巧合的在案發前,曾經密集的到槍殺現場。

桃園大園分局偵查隊長陳芳振:「你們實際上有在一起,對,她哥哥很多東西都講得前後不一,事實就只有一個啊,為什麼會講的前後不一呢?」

撥110假求救。110報案電話:「110巡佐黃xx你好,110你好?」

華采慧在遭槍殺之前,最後一通電話撥打110求救,但卻沒有出聲,也被警方推論並不合理。陳芳振:「那如果說她(死者)真的是有被一些暴力,還什麼恐嚇的話,警察已經拿起電話在問你了,你應該是很緊急的喊救命,對,就是不會安靜成那樣,對,都沒聲音。」

警方更在華采慧的座車上,找到幾片被撕碎的紙屑,拼湊發現,是華采慧哥哥華明雄的筆跡,而且也在華明雄的辦公室,找到一樣的便條紙,而上頭寫的字,似乎是他們選擇槍殺地點的路線圖。

時任桃園大園分局長邱安文:「我們比對的結果完全是一樣的,那裡面有寫到『交流道』,還有『6』,那麼這跟他整個作案的路線是吻合的。」

但為什麼會有寫下這些字的便條紙,出現在華采慧的座車上,華明雄卻完全無法解釋。陳芳振:「華明雄他有承認是他的字,但是他,問他說你為什麼要寫這個?他完全說他忘記了,他只要是覺得一些比較關鍵敏感的東西,他都說忘記了。」

雖然家屬認為,婦人應該不會為了養家,找槍手來殺自己,但有秘密證人出面證明,說婦人曾經透露,人找到了,是華明雄介紹的,要訂金101萬給那個人,而且見報之後,還要付400萬的尾款給那個人,這些話疑似透過哥哥和前夫買通殺手。

死者哥哥華明雄:「妹妹,我自己的,你(警方)因為找不到兇手,你硬拗說我做的,這個秘密證人開庭開十幾次,你們為什麼不叫他來開庭,來對證嘛,你就不來對證,怎麼能用這樣把我們求刑。」

再加上華采慧死前2天,突然對女兒說媽媽如果走了,要好好照顧自己,似乎在預告交代後事,還有離家前,和許碧誠在電梯內,離情依依的親密擁吻,像在訣別。

種種證據跟跡象,都讓檢警認為,這幾個人早就在策劃整個事件。死者前夫許碧誠:「那天剛好是一起出門,那個動作只是夫妻間,一個擁抱、一個親吻,就要被解讀成就是訣別,這個我覺得很不可思議啦。」

桃園大園分局偵查隊長陳芳振:「我們認定上是訣別的這個影片,這部分的話,那只是一個判斷,重點還是在他們的監視器,見面的時間、通話的時間,他們一些內容,那他們所陳述的,都互相矛盾。」

不過,華采慧的前夫許碧誠、哥哥華明雄,還有疑似槍手的男子施耀宗,在到案之後,卻都矢口否認涉案。陳芳振:「他們怎麼會承認呢?如果是他們承認了,他們失去了一個妹妹或一個老婆,那錢也拿不到,又被關,有什麼好處,完全沒有好處。」

儘管直接證據,兇槍還沒找到,但因為華采慧背負債務卻投保高額保險,極為反常,再加上許碧誠、華明雄和施耀宗三個人,又對通聯紀錄、監視畫面這些證據疑點完全無法解釋,而且測謊沒有通過,最後法官將這三個人,分別判處6年半到7年不等的重刑。

桃園大園分局偵查隊長陳芳振:「1940萬早晚會下來啦,因為這是壽險,那她先生領不到,那順位當然就是她三個小孩,所以怎麼樣還是有,還是有。」

華采慧之死,就算讓她的孩子領到了壽險理賠,但值得不值得?陳芳振:「我覺得這案件有點聰明反被聰明誤啦,妳既然用了這個方式犧牲了自己,這將近2千萬都給你小孩,是不是就是教育了,我可以犧牲生命,來換取一些金錢。」

金錢和親情的衝突,人性脆弱的矛盾與選擇,在這個案子當中表露無遺,不過,偵辦警官堅信的是,真相永遠只有一個。


已用關鍵字:前夫,第三者,跟蹤,離婚,
共出現:11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