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破案一線間】歌詞藏玄機! 劈腿男遭女斷頭分屍

TVBS
更新日期:2010/12/05 21:30

婚外情分手不成,最後賠上自己的性命。民國93年台中縣龍井鄉一名通訊行老闆趙寅昌,因為修理手機而認識了女子黃麗燕,兩個人很快發展出戀情,直到黃麗燕懷孕後,一切變了調,原來是趙寅昌隱瞞自己已婚身分,要黃麗燕去墮胎,並且希望就此結束兩人關係,讓黃麗燕由愛生恨,計畫毀了趙寅昌,最後專案小組從一首歌,讓行兇手法水落石出。

死者太太(93.7.17):「我不要站起來啦,我站不起來啦。」

害家屬哭斷腸的,不是什麼凶神惡煞,而是她,不到160公分,體重只有40多公斤,看起來弱不經風的黃麗燕。俗話說「人不可貌相」,用來形容她再貼切不過,因為連辦案警方都料想不到,黃麗燕親手殺了一名身材比他壯碩的大男人,而且還將他斬首分屍。

時間回到民國93年7月15日,一名電腦工程師到刑事警察局報案,說他自己疑似涉入一樁棄屍命案。

時任刑事局偵一隊偵查員王志成:「晚上大概7點多的時候,然後他在一位有人陪同下,來到我們局裡面,然後帶了菜刀、水果刀過來,他說他在追求的一個女孩子,有要求他大概在一個多星期前,1、2個星期前,幫她去丟2包東西。」

警方聽了半信半疑,但人命關天、大意不得,連夜驅車南下,趕到工程師供出的丟棄地點大肚山區。搜救人員(93.7.16):「2個人下來就好,剩下的不用下來。」

王志成:「我記得大概找了2、30分鐘,還是找不到,後來心裡就默念一下,結果大概隔了20分鐘,底下就傳來『有了,找到了,找到了』。」

找了6個小時,終於在1百公尺深的山坡下,找到被塑膠袋包裹的遺體,3名專案人員花了好一番功夫拉上地面,警方要拆開來看,1層、2層、3層,被黑色塑膠袋、淺色麻布袋,層層密封的竟然是一具沒有頭的身軀。

憑著工程師的印象,警方沿著大肚山區華山路一帶擴大搜尋,最後就在遊園南路的路邊,沒有黃土覆蓋、也沒有雜物遮掩,只要撥開草叢就能看到的地方,找到同樣被黑色塑膠袋包裹的頭顱,還好是在軍營旁邊,平常沒什麼人經過,才會丟棄2個星期,都沒人發現。駭人聽聞的斷頭分屍案,終於曝光。死者友人(93.7.16):「他人不錯啊,朋友很多。」

比對失蹤人口名單,確定死者是34歲的趙寅昌,是台中縣東大獅子會的前任會長,平常在東海大學商圈的新興路上,開設手機通訊行,巧合的是,同樣發生在新興路上,陳金火殺害女保險員的命案中,嫌犯廣得強帶著死者的筆記型電腦兜售,買下來的人正好就是趙寅昌,電腦的前後兩名主人,都慘遭分屍,這個消息對家屬來說,真的是晴天霹靂,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,找到屍骨這天,剛好是趙寅昌小兒子的5歲生日。

死者家屬(93.7.17):「你們早上不是說要找爸爸嗎?」死者兒子:「爸爸、爸爸。」死者家屬:「爸爸回家啊,大聲一點。」

死者太太(93.7.17):「我蛋糕都訂好了,我等他都等不到他,7月23日我們還要一起出去玩。」

兒子沒了爸爸、太太沒了先生,家屬心如刀割,他們要問,到底人是怎麼死的?報案的電腦工程師-林俊成,還有他口中正在追求的對象黃麗燕,兩個人成為最大嫌疑犯。那黃麗燕人在哪?原來她就租房子住在台中新興路上,而且就在死者通訊行的斜對面,但早已人去樓空,只剩下黃麗燕留下來一整箱的基督教書籍,跟幾個丟棄在地上的大塑膠袋,還有牆上一整片意涵不明的日期標記,警方覺得大事不妙,就怕人早已潛逃,但人海茫茫上哪去找,關鍵性電話來了!

王志成:「她有打電話來要找林姓男子,那我們就授意林姓男子,很鎮定地跟她講說,他現在在台北,因為黃姓女子要跟他碰面,所以就跟他說,拖延一下時間。」

16日晚間,黃麗燕一現身飯店前,就被埋伏員警帶回偵訊,是不是她殺了趙寅昌,黃麗燕沒有否認,但她說這一切都是情勢所逼。

王志成:「這一位趙姓被害人,生前對她就是百般的,就是說有毆打她,對於某方面生理需求可能會比較大,那她就是因為這個樣子,所以雙方面有一些爭吵,所以兩個在吵架的時候,她一氣之下就拿把刀出來,說『你不要再過來了,你過來我就要對你不利了』。」

死者弟弟(93.7.17):「昨天我看我哥的時候,那個傷口絕不是打架砍傷的,是躺在地上直接剁下的傷痕,不是失手。」

台中地檢署檢察官顏偉哲(93.7.19):「今天初步看起來,(死者)身體沒有外傷。」

王志成:「現場沒有什麼打鬥痕跡,初步檢查她身上,雙手也沒有什麼傷痕。」

她和死者身上都沒有明顯外傷,說是兩人發生爭執而失手,已經無法取信警方,顯然黃麗燕對實情有所保留,那就從第一命案現場,也就是黃麗燕的租屋處,開始查吧!

死者房東張先生:「有一桶硫酸啊,就放在3樓(黃女租屋處),結果我去的時候,事情發生以後,就是鑑識組都找不到什麼東西,連血跡都沒有。」

TVBS記者何家華:「現場採集不到任何的血跡反應,也沒有任何的毛髮殘留,到底是不是第一命案現場?連附近的鄰居和警方都不敢確定,但這個地方就位在熱鬧的東海商圈,就在案發幾天候,黃麗燕出現怪異行為,反而引發注意。」

房東張先生(93.7.17):「2、3天前就一直在搬東西。」記者:「有人來幫她搬家嗎?」房東張先生:「有好幾個人來幫她,因為她都是在半夜打包。」

是誰在半夜幫忙黃麗燕收拾東西?又收拾了什麼,送到哪裡?警方立刻想到她的愛慕者林俊成。

王志成:「林姓男子看到有2包東西,他就問這是什麼東西?黃姓女子跟他講,沒有,這個是之前房客留下來的充氣娃娃,就放在他們旁邊,反正我要搬家嘛,明天你就幫我,跟我一起去丟掉。他搬運的時候,手上有沾到紅色的血跡,然後黃姓女子跟他講說,這個是因為充氣娃娃,現在要模擬得很像真人,所以說會有一點血,這樣子跟他講。」

幾天後,黃麗燕把住處內的東西,全部託運給貨運公司搬走,然後她送了一把菜刀給林俊成,這個特別的禮物讓林俊成心裡越想覺得不對勁,最後才會帶著刀去報警,因而揭發斷頭命案,也證實黃麗燕和林俊成合力丟棄的,是趙寅昌慘遭分屍的屍塊。那林俊成真的只是單純協助棄屍嗎?

死者父親(93.7.17):「妳一個女孩子,妳有可能一個人去把他(死者)剁掉嗎?」記者:「你認為和她林姓友人有關?」死者父親:「我認為有關係。」

王志成:「黃姓女子她後來她推稱說這是因為林姓男子要來找她,結果被被害人發現,結果被害人邀請林姓男子上來,結果他們兩個人互打、互毆,林姓男子一氣之下,就把被害人殺死了。」

但如果他是殺人主嫌,又怎麼會主動投案?有沒有不在場證明,就能解釋這一切,先確定趙寅昌的罹難時間,大約是10日凌晨12點多,當時林俊成人在哪?

王志成:「當天的晚上,附近鄰居說沒有爭吵,再來第2點,我們調閱當時監視錄影器畫面,男子是等到5點多,才由黃姓女子騎機車過來,所以這個就不攻自破了。」

死者妻子(93.8.4):「兇嫌到現在還在說謊話,他們的良心在哪裡?」

都到了死者的出殯日,但兇嫌的犯案手法,始終沒有完全釐清,黃麗燕從最先獨自一人失手犯案,到後來改口說林俊成才是主嫌,結果卻一一被警方戳破,讓案情更加撲朔迷離,就在關鍵時刻,廣播中一首台語老歌,意外成為破解鑰匙。

台中廣播電台(93.7.28):「聽說黃姓女嫌犯的心情故事,寄託在這首歌曲裡面,不知道主唱的人聽了心情是如何,一起來欣賞這首歌。」

歌詞:「明知這杯酒,若來飲落去。」

黃麗燕在某次偵訊中,主動提到「一生情,一世愛」這首男女對唱老歌,可以解釋一切案情。由於歌詞裡寫著「這杯酒喝下去就要分開」,令人聯想是不是黃麗燕有下藥迷昏死者,檢察官馬上安排法醫驗屍,賓果。

王志成:「我們發現說,死者的身上血跡反應裡面,有一些安眠藥成分,因為黃姓女子平常就有服用安眠藥的習慣,他因為有生理上的病痛,去醫院拿藥,裡面也有安眠藥成分。」

長期服用的安眠藥,成為指認黃麗燕的最後一把利刃,原來是趙寅昌想要結束這段婚外情,黃麗燕不肯,竟然由愛生恨,在7月9日這天晚上,用愛的簡訊當誘餌,要趙寅昌來住處,繼續前一天未完成的「愛做的事」,充滿挑逗的內容,果然讓趙寅昌欣然赴約,沒想到黃麗燕用安眠藥迷昏他,然後獨自一人殺害趙寅昌。

死者父親(93.7.17):「那女人這麼毒,一根菜刀就把我的一切砍掉,很不值得。」

死者太太(93.7.17):「她來纏他的啦,她得不到是不是,看我們很幸福美滿吃醋啦,她怎麼那麼狠?」

死者太太:「你趕快回來,我要幫你報仇,我要叫她一命還一命。」

流乾的眼淚,更顯得趙太太情何以堪,先生過世後,留下無限傷悲,卻還有一個婚外情的問號。而黃麗燕瘦弱的外表下,愛恨分明的剛烈個性,最終讓她走到兩敗俱傷這一步,她用一首歌道盡對趙寅昌的深情,卻也用這首歌,畫下她自己的句點。


已用關鍵字:飯店,錄影,簡訊,婚外情,分手,
共出現:7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