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步一腳印】父女檔「繡」創意 讓傳統刺繡走入時尚界

隨機文章內容:紮實。」刺繡品首重繡工,不過,立體繡關鍵在於舖棉花,作品逼不逼真、有沒有氣勢,塑形占絕大因素。林玉泉:「一型二體三色,型體非常重要,要拿捏的很真實,胸部要舖厚一點,轉……..原文連結按這裡


TVBS
更新日期:2009/12/13 22:06
張婯嬅

才不過幾分鐘的時間,林玉泉已經在紅色底布畫出一條龍,這是神明供桌的桌裙,祥龍凌空吐水活靈活現,不僅是頭部,較不明顯的龍爪也栩栩如生,林玉泉說不只要畫得像,還有自己一份心意在裡面。刺繡師傅林玉泉:「龍爪很重要,要畫出它的力量,包括買的,客人會增加他的幸運。」

打好底圖緊接著,要舖棉花拿捏成形再刺繡,不同於湘繡、平針繡,這是具有台灣特色的立體繡,近年來出現許多大陸貨,林玉泉說對岸大都採用樹脂或碎布,台灣則舖棉花,型體較柔軟,而且棉花還要挑選過。林玉泉:「不能用太差的,太差的對神明不敬,也不能用太好的,太高級的不能做、不紮實。」

刺繡品首重繡工,不過,立體繡關鍵在於舖棉花,作品逼不逼真、有沒有氣勢,塑形占絕大因素。林玉泉:「一型二體三色,型體非常重要,要拿捏的很真實,胸部要舖厚一點,轉彎型態才會漂亮。」

要漂亮也要有神韻,接下來就得看龍頭塑形,棉花一高一低呈現形體,再細細搓揉讓每個部位角度分明。林玉泉:「龍的腮幫子要舖的話,腮幫子在這裡舖起來要高一點,舖到最後,要有一個好像山洞一樣,要雕出腮幫子的形會更美,要高低起伏,要做得很正常,像這邊腮幫子高到這邊凹下去,再到鼻子又高起來,型體會很漂亮。」

林玉泉:「這個龍頭做好了,龍頭做好的形體,一定要有高低起伏,像這個角有個形狀,就很漂亮,鼻子上面還要有皺摺,縫皺摺起來就會很美,要做到立體成型,做到這樣的規格和這種技術,至少要10年,這種舖棉花拿捏成形,主要是靠經驗累積。」

林玉泉16歲開始學刺繡,日子很苦,一天工作10多個小時,全年無休,3年熬出頭,可以獨當一面,完成神明衣、八仙彩等刺繡,儘管已經70歲了,仍不斷提升技法。林玉泉:「這邊細膩的繡法,這件和這件比較就知道,手工粗細差別在那裡。」記者:「比較細膩?」林玉泉:「細膩很多,依現在大家都比較喜歡買這種。」

手工很巧,但仍不敵大陸貨低價傾銷,以前在台南市孔廟附近,一條街上,少說30、40間刺繡店,現在只剩下5、6家勉強經營,林玉泉人稱阿泉師,不過他要大家叫他府城繡才,他以府城刺繡為榮,堅持最傳統路線,卻也是僅有刺繡店裡,最勇於創新的一位,因為改變,才能讓台灣刺繡文化延續下去,而啟動這一切的,是林玉泉的女兒。

林玉泉女兒林慧芳:「我遠遠看,我發現我們家的八仙彩很漂亮,做得很精緻,可是我看不到主角在那裡,所以我那時候第一個想法是,我想要去突破滿繡的一個觀念,而且我要呈現的是一個質感的八仙彩。」

八仙彩是新居落成、婚宴喜慶時,掛在門樑上的吉祥物品,為了要討個好彩頭,卻也無形中衍生出拼場較勁的味道,立體繡一家做得比一家高,花草愈繡愈多,代表熱鬧福氣多,女兒林慧芳打破這個框架,她削去立體繡的厚度,讓八仙的坐騎恢復它原本的形體,而且簡略密密麻麻的花草,再加入梅蘭竹菊,把八仙彩變成一幅畫,甚至利用電腦調整手繪圖,讓主角的肢體更靈活。

林慧芳:「因為我覺得祂有點胖,所以我現在想要比較瘦一點的美女,我可能花朵要再上面一點,我要讓祂再搖曳一點,我想要讓祂裙襬可以上來,我還可以再瘦一點。」

女兒的創新,對於這位維護傳統的府城繡才來說,是很大的衝擊。林慧芳:「剛開始他不太能接受啦,最後就是訂單也是蠻多的。」

當初女兒不顧父親的反對,私底下偷偷繡了一幅八仙彩,沒想到很快被買走了,父親看到女兒的決心,態度軟化全力支持,有女兒為傳統注入新元素,加上父親的好手藝,父女倆開拓更寬廣的路,去年有一位日本人寄了一張設計圖,要林玉泉按圖做成立體繡。林玉泉:「日本當時來給我們做這個,我們不知道他要做什麼,這個差不多討論2個半月,做一個回去之後,他又訂做7個。」

原來一直以為這個蝴蝶結,是用在髮箍之類的飾品,等對方寄來照片,大吃一驚。林玉泉:「原來是模特兒做服裝時尚用品,做起來就像這樣,模特兒別在這裡,相當美,這個東西他運用在走秀上面,他在米蘭也發表過,有在東京也發表過,這個時候,我們就會有一些刺激,它的領域這麼寬。」

很傳統、還被人說有點俗的台灣立體繡,竟登上國際伸展台,這對一心求變的父女檔來說,無疑注入一劑強心針,努力終於被看見,也入選社區公益扶植計畫的對象,創意公司前來協助,希望開發更多商品。林慧芳:「這個給你參考一下,這個是日本有一個設計師,她當學生的時候,就…。」記者:「是誰?」林慧芳:「背好久,她當學生時代就有來過我們店裡面,最後她決定要用我們的素材。」

台灣傳統刺繡走入時尚界,林慧芳欣喜若狂,寄予厚望,腦子裏已經有很多想法。林慧芳:「我們把它當成背包,其實傳統的東西給它一個新生命,當然這個做的很傳統啦,站在委員的想法上,他希望是傳統但可以再意象化一點,剛開始,我們有想到一組圖案,本來想把它繡一繡,用貼布繡的方法,放在牛仔褲或是T恤上面。」

創意公司副總陳柏霖:「縫法,金蒼線有沒有什麼樣的限制?」林慧芳:「沒有,原則上只有設計不能像國畫,那種飄渺,所以我的東西就是要線條。」

父女檔殷切企盼,讓創意公司看到台灣刺繡的未來,雙方也開始共同編織更大的夢想。陳柏霖:「我覺得只要想變,永遠都來得及,我們了解這個產業之後,我們發現說,其實它跟其他的媒材布料去做結合,其實它還是相當大的市場性存在。」

更早之前,林慧芳腦筋動到拼布藝術,免費開課,由父親傳授刺繡技藝,但學員得在拼布上創作,期望台灣立體繡與拼布擦出火花。拼布藝術老師劉淑琴:「現在都是在跨領域的合作,那拼布跟刺繡,應該是一個很麻吉的東西,所以我就覺得這是可行的東西。」

立體繡使用的是五色蒼線,顧名思義就只有五種顏色的繡線,金、銀、紅、藍、綠,不過林玉泉縫了近一甲子的五種顏色,到了拼布老師的手裡,起了化學變化,調色自如。

劉淑琴:「他們的顏色是這樣比較單純,他們是傳統就是這種作法,那後來我在做的時候,我就覺得說,五色線應該五種顏色,它不一定只有這樣的改變,我發現像它藍色跟桃紅色,在一起的時候,它是兩條藍色一條桃紅色,那你會發現它是變成紫色的,它這朵花,只是單一的一朵花的顏色,它只有桃紅色跟銀色的,它只有單一桃紅色加黃色變成橘色。」

變色並不稀奇,不過老師試過所有的繡線,她說就只有五色蒼線有這樣的效果。劉淑琴:「假如是傳統的繡線的話,它是沒有那種效果的,為什麼會這樣子,我覺得應該是金蒼線有光線,光澤的問題,所以會讓人發現它視覺上的改變。」

除了變出不同顏色,幾番試驗,有更令人驚喜的發現。劉淑琴:「傳統的它是單一的顏色,而且它沒有深淺的表現,你看它只是加了一條藍色的,它就變成比較深的綠色的,那單純的顏色,它是屬於比較中階的綠色,那加了黃色,只要一條黃色而已,你就會發現它比較淡,所以它有深的、中的、淺的,有三個色階在,你就會發現它是動的,而且它有一種3D層次的感覺,因為這種發現之後,我發現它是有無限可能。」

林玉泉父女嘗試各種可能,希望把具有台灣味道的刺繡,融入一般生活,民間學術單位也來助一臂之力,用樹脂把立體繡包覆起來,做成辦公文具。崑山科技大學老師黃郁升:「這個凹槽喔,本身這個設計放在桌上的時候,我們可以擺這個筆啦,或者是說放名片,其實它是一個機能性在的。」

黃郁升:「所以這個代表五行?」林慧芳:「對,五行,把它簡化了,不是那麼傳統的圖案。」黃郁升:「這個金蒼是你們的特色,而且裡面是高繡立體繡的東西,其實每一個都是單位型,可以任意的去做排列組合,也可以去做這樣子的變化。」

這還只是個實驗作品,樹脂合成時會有氣泡,需要想辦法克服,立體繡的圖案也還要再研究,但立體繡從宗教文化,跨入日常生活,已經邁開一大步。林慧芳:「他那時候剛給我看這個圖的時候,我覺得真的好棒,因為我覺得刺繡這個東西,第一次融入這麼一樣試驗,當初這個構想在跟我談的時候,我還不太能夠想像出來這個形狀,可是當他們給我看模擬圖的時候,哇,原來刺繡用品可以廣泛運用,等於是開拓另外一個領域。」

林玉泉:「圓滿了,總算完成了,很美,龍很美,美在這個龍身高低起伏,因為這邊還要再做頭髮上去,所以高低起伏做得相當美,還有這個腮幫子,高低起伏有做出來,這個角相當美,這個鼻子也相當美,所以整體就是很美,所以100分。」

有著100分信心的府城繡才,致力於技法再提升,女兒則有100分的決心,要讓台灣傳統刺繡走入時尚界,父女倆一個細心呵護傳統,一個積極擴展新路線,共同為提升傳統文化藝術,努力打拚。


已用關鍵字:時尚,
共出現:3次

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