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破案一線間】苗栗女屍案 夫殺妻仿「奪魂鋸」

TVBS
更新日期:2010/09/04 22:05
林奕岑

破案關鍵,往往就在一線之間!5年前,發生在苗栗頭份的無頭女屍案,死者蕭掌珠遭枕邊人殺害,用電鋸肢解成六塊,再沿途棄置在桃園、新竹以及苗栗的垃圾場。唯一被發現的只有軀幹部分,在沒有更多線索的情況下,到底警方是用一只旅行袋偵破整起案件,又如何讓兇嫌無所遁形?請收看今天的破案一線間!

午夜12點,兩名拾荒男子,經過停放在路邊的垃圾子母車,突然看見有個金色標章隱隱透出亮光,兩個拾荒者,以為是甚麼值錢的東西,走近一看,才發現是一個深藍色的旅行袋。兩人一拖一拉,卻怎麼也搬不動,當下決定爬上垃圾車,看看到底是甚麼東西,一拉開拉鍊,手電筒一照,袋子裡怎麼會是,一具慘遭斬首分屍的無名女屍。

前頭份偵查隊長黃顯能:「兩位拾荒民眾發現,只有一個袋子,裡面裝著一個軀幹,身體的區塊,沒有頭,也沒有手也沒有腳,只能夠確認說,這是個女性。」

承辦多年刑案的老警員到現場之後,到底第一眼觀察到甚麼?鼻子裡又嗅到甚麼樣的不尋常呢?

新聞片段:「被害者為女性,身份不明,目前僅發現屍體的軀幹部分,屍斑不明顯,距離死亡時間不久,左臀部有一個胎記,肚臍下方有約30公分長的剖腹產疤痕,推測女子30到40歲之間,有生產過。」

單單一個女性軀幹,沒有頭、沒有四肢,沒有辦法具體指認,命案現場,少之又少的線索,就連老員警也都直呼這案子,史無前例的棘手。黃顯能:「解剖之後,那個胃部有殘留,抗憂鬱藥物,那時候我們就是先以這個桃竹苗地區,還有台中縣市為主,那時候清查出來,初步有服用,抗憂鬱症藥物的女性,大概就有7千多人。」

出事的時間,剛好就在過年前,當年的承辦員警都記得,他們全面銷假回來上班,人家在過年,他們卻是在垃圾場週遭,尋找進一步可靠的線索。

黃顯能:「垃圾場那個味道實在太濃,那個沼氣,散發出一些比較奇特的臭味,還有相關的沼氣,我曾經下去過,我下去30秒,我還有戴兩層口罩,快暈倒。」

她到底是誰?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警方決定從當時發現的藍色旅行袋下手,沒想到,這是最後追出兇手的關鍵證物。

黃顯能:「當初我們發現屍塊的時候,這個旅行袋,外表看起來非常新,而且它外面那個標章,貼的膠膜還在,所以我們認為說,這個袋子應該是剛買的,所以這個我們把它列為一個清查的重點,找到這個袋子廠商,那他是跟我們講,新竹以北的大賣場販售,所以我們以這個為基礎,來做一個全面性的清查。」

警方以袋追人,鎖定北部的賣場,上千支監視器,就那麼剛好,在發現屍體的前一天,也就是2月5日,桃園愛買的監視器,拍下了一個可疑的身影。

黃顯能:「去購買這些東西的那個人,又是在深夜去購買,所以我們覺得他購買的東西,跟分屍所要使用的器具,都非常吻合。」

警方有如打了一劑強心針,公佈嫌犯照片,提供指認,有民眾發現影片中的人物,酷似住在桃園巿宏昌十二街的王熙宏。

難道「他」就是警方要找的人嗎?警方開始佈線,就在2月25日下午,有民眾發現王熙宏就在桃園市區徘徊,警方二話不說,趕往現場逮人。

黃顯能:「警察一到現場就問他說,你叫甚麼名字,要查看他的身分證,他就直接了當跟警察講說,當初那件殺人分屍案,是他做的,而且那個死者是他的妻子這樣子。」

一樁案件,由苗栗追到桃園,警方整整花了20天時間,這當中,有科學辦案,但冥冥中似乎有定數,也有一些難以解釋的巧合。

黃顯能:「當時我就寫了一個『苦』字,她說那20天會破案。」當年承辦員警吳昌鏡:「就夢到一個穿著和服,這邊有繡一個藍色的花朵,臉部模糊的女人,身高體重各方面都很模糊,不以為意,第二天也沒記在心上,可是當案子破了以後,去那個案發現場查看,一打開房門的時候,確實有嚇一跳,因為死者的臥房裡面,那個床頭後面,就是她的沙龍照,就是她個人的獨照,穿的那件就是我夢境中的那件和服。」

TVBS記者林奕岑:「這棟社區大樓的四樓,就是當時發生命案的現場,5年前的過年,王熙宏和她的妻子就在家中發生爭吵。」

嫌犯:「她過來打我的時候,我是在這邊。」警方:「然後呢?」嫌犯:「就是我坐在這邊,她坐在那邊玩電腦,就是跟她說,你每天玩電腦,那妳媽就是要去洗腎,然後還要請人家來照顧,妳為甚麼不把她接來住,然後她說,我家的事關你甚麼事!我說怎麼不關我的事,我都一直有在付錢,然後她就不高興,就過來這樣(掌摑),就是打我打我耳光,她就衝去廚房,我就很緊張馬上起來,她跑過去的時候速度很快,她動作很快,很快走過去很快走過去,然後我走道這裡的時候,她已經拿好刀子,她就這樣砍下來,我就這樣接著,然後這樣子…。」

美工刀、電鋸,宛如電影奪魂鋸的恐怖分屍行為,持續到隔天上午才結束,他帶著屍塊沿途丟棄。

轎車從桃園,進入竹東市區,他先將裝有頭部及雙手的兩個垃圾袋丟棄。接著再前往苗栗,將裝有軀幹的深藍色旅行袋棄置於頭份六合國小附近的垃圾子母車,最後被拾荒者發現,東窗事發。嫌犯:「夫妻數十年,對不起。」

王熙宏被帶回棄屍地點上香祭拜,多日來的壓力,也讓他在這一刻崩潰,安全帽底下,隱隱傳來他嗚咽哭泣的聲音,這時候的他,在社會大眾面前,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分屍狂魔。

但後來警方卻在他身上發現多處傷口,這才發現,王熙宏長年遭妻子家暴,連孩子也受罪,而這些傷,都是他隱忍家暴而留下的痕跡。吳昌鏡:「兩個小孩那邊,是有提到說,她爸爸有被媽媽家暴的情形,沒有錯。」

故事背後的辛酸,讓承辦員警衝擊很大,偵辦過程中,常勸他,要他面對法律的制裁,同時不要放棄自己的人生,5年來,也常常關心他留下的兩個女兒。王熙宏後來一審被判12年,他在入監(看守所)後,曾經寫了一封信,謝謝他心目中的「吳老師」。

現在提起這段過往,員警也不禁感嘆,長期家庭暴力,讓鄰居眼中的好女婿、好爸爸甚至是好丈夫,一夕變了樣。

人家說,真相只有一個!但有時候追到了真相,卻直接看見背後赤裸裸的人性,叫人感慨。

只是一步錯、步步錯,王熙宏殺害枕邊人已成事實,就算兩個女兒肯原諒爸爸,但像這樣子,一家四口甜蜜相處的時光,卻已經回不去了。


已用關鍵字:甜蜜,丈夫,家庭暴力,家暴,
共出現:6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