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岸史話-在死亡陰影中歡笑的眷村舊事

作者: 文╱馬西屏 | 旺報 – 2013年7月22日 上午5:30

旺報【文╱馬西屏】

五號3位同班同學,一離婚一身亡,沒人敢再住,於是賀昌亨不信邪,自己又搬回來,並且迎娶了小林。

重建崇蘭里的故事,就從正中間治平巷左排的單號走下去,尋找崇蘭里歷史的印記!

一進村子口左手第一間,就是治平巷一號。住的是19期的張耀江。在民國50年代,提起張耀江可是叱吒風雲的代名詞。他聲音洪亮,充滿自信,受到高層極度賞識,調到台北擔任總統座機組組長,蔣公和蔣夫人出巡,都指定他飛,經國先生也很欣賞他。張家的牆壁上掛滿了和張耀江與蔣公及夫人合影的照片,在那個年代,是村中最榮耀的事。

一代飛將失足萎地

後來,總統座機換新客機,張耀江率領一組人馬到美國採購,其中包括也住在崇蘭里的胡姓副駕駛,以及總統府的一位侍衛官,此人是名影星杜鵑的丈夫。到了美國,賣飛機的美國公司送來一個包包,裡面有一些美金,張耀江一向對錢沒什麼概念,隨手交給下面的人分了。

據說是有一位姓孫的領航官和杜鵑的丈夫有隙,得知此事後,就在孔二小姐面前告了一狀。張耀江等一行回國,一下飛機就全被抓了起來。

一代飛將,才華卓越,一時疏忽竟落此下場。

此事當然在崇蘭里沸沸揚揚了起來,正駕駛張家和副駕駛胡家大門深鎖,一向開朗樂觀的張家媽媽鎮日愁眉深鎖。經國先生愛才惜才,曾親到看守所中探視張耀江兩次,後來張耀江被判7年。

空軍官校19期是空軍中最受眷顧的一群,蔣公特別送他們全體去美國受訓,張耀江又是個中翹楚,本來前程大好。出獄後的張耀江以開計程車維生,一代飛將淪落開計程車,握的都是方向盤,但是張耀江生命的方向轉了個大彎,他心中一直憤憤不平,難以調適,不久竟鬱鬱而終。

張家經此巨變,搬去了台北,4個小孩終生未嫁娶。張耀江一時失神疏忽,將才凌雲,失足萎地,崇蘭裡一則唏噓的故事。

治平巷一號搬進來的新主人是金冠良,金冠良堅決不許兒子從事飛行工作,但是偏偏金家男孩一向懷凌雲志,決心要繼承父業,考進了空軍官校專修班,畢業後才3個月,就飛5E戰鬥機失事身亡,白髮人送黑髮人,金冠良一生與飛機為伍,最後飛機帶走了他的獨子。這是崇蘭里第一位出事的第二代。

治平巷五號的故事最曲折離奇。

屋主是官校31期的賀昌亨。賀昌亨是同學中最高的一個,嗓門又大,他也是崇蘭里中第一位離婚的,因此離開了傷心地,成為第一位搬出崇蘭里的人,他將房子租給同學吳光曾。吳光曾在崇蘭裡住了幾年後,搬到六塊厝。房子又租給了同學蕭建高。

民國53年6月11日蕭建高駕P-2V-7U機在山東萊陽遭攔截,被米格17PF以照明彈引導下擊落,13位機組員全部罹難。

五號3位同班同學,一離婚一身亡,沒人敢再住,於是賀昌亨不信邪,自己又搬回來,並且迎娶了小林。他們兩人真是勇氣十足,因為小林前夫高先生是海軍航空隊,也是墜機身亡,小林帶著女兒,敢再嫁給開飛機的賀昌亨,住進這間沒人敢住的房子,本省籍的小林是和家裡有過爭執的。

小林和賀昌亨婚後如意,替賀昌亨生了一個兒子。然後那一天來了!

那天晚上聯隊夜航訓練,賀昌亨那組3架編隊飛行最晚回場,其中一架在進場時,竟然和別組的飛機撞在一起,兩架飛機摔在和平路河對岸的跑道頭,一時火光沖天,爆炸聲震動和燒亮了屏東的夜空,整個和平路塞滿了看熱鬧的人潮。

是誰相撞?全村都在心中問這個問題,但沒人敢講出來。

當時電話亂成一團,根本打不進機場,九號馬家在村中官階最高,軍用電話還通。小林驚惶失措的跑進馬家借電話,臉色慘白,眼眸中全是不知所措的驚慌。小林待在馬家等電話那晚的情景,令人難忘。村中所有的媽媽都來安慰她,她一直輕聲說:「不能又一次了,不能又一次了!」無聲的啜泣卻斷人腸。好話說盡後,客廳出奇的寂靜,這種等待令人窒息。

等待是殘忍的,答案來了,不是賀昌亨,是吳光曾,治平巷五號的第一位房客吳光曾,賀昌亨將五號租給兩位同學,竟然全部罹難。兩架對撞的飛機,壓在下面的一架,由吳光曾帶著3位見習官,全部殉職。上面的一架是由周運河駕駛,全機5人竟然只受了傷,奇蹟式的生還。

迷信阻擋不了信心

證實賀昌亨平安飛抵台南後,那一刻的小林,讓人察覺世上最珍貴最美麗的色澤是由淚珠中散發出來歡笑的光彩,淚中噙笑的女人,竟如此動人。

可見迷信是阻擋不住有信心的人。民國78年1月,小林的女兒出嫁,雖然女兒不是他的,但20幾年來他視如己出,共同走過一些波折和患難,這一家人彼此緊緊的靠在一起,這就是崇蘭里。

我花了些時間想找賀昌亨訪問,誰知卻得到他去年底往生的消息,走過了兇險的炮火,卻走不過生老病死的天然法則,不禁淒然!

(待續)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