委屈一生:紅蘭的故事

委屈一生:紅蘭的故事

台灣立報
更新日期:2010/07/01 00:07
四方報

在四方報的一個平凡的晚上,我在翻譯稿子。

很多稿子都是作者的人生故事,<我的人生故事>、<我的心事>等等標題常常重複,故事內容也都似乎大同小異。大部分是越南姐妹們有著貧困的童年,長大後嫁給那些粗魯、愛喝酒、愛賭博、而且外遇的男人,或者嫁給台灣人,可是在精神和語言方面沒有共同點,只得默默承受著漫長的痛苦。這些稿子,短的5張紙可以說完,長的話則可以多達20張,甚至有人寄來一本厚厚的日記。總之,那些悲傷的故事總讓人心酸難過。

也許是因為數量過多,而且內容和形式有難免重複,使得我和其他編輯似乎已經麻木了。

沉悶的我,突然聽到桌上的電話響鈴。

「喂!您好!」

「喂!請問是越南四方報嗎?」

「是!您好!」

「請問!你可不可以幫我寫一篇關於我人生的故事?」

這位讀者的要求讓我驚訝。她是南越人,聲音彷彿帶著快要哭泣的哽咽。

「你可以自己寫然後寄來我們這邊,如果內容適合,我們會幫你翻譯。」

我不好意思地拒絕她。

「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寫,請你幫我寫好嗎?」

我十分尷尬:

「還是你叫朋友幫你寫,然後寄給我們也可以啊!因為我們從沒幫讀者寫故事!請諒解!」

電話筒裡的她突然沉默了幾秒,然後回答:

「我沒有朋友!我…我不會寫字…」

說這句話的時候,她的聲音變得嘶啞。我訝異萬分,突然心軟了下來。我當然可以懷疑,但是她承認不會寫越文字之前那沉默的那幾秒,我就相信了,於是我安靜地聽著她的人生故事。

「幾十年以來,我總是自問,我到底是母親的親生女兒,還是她在外面撿到的孤兒?」

故事從這個心酸的疑問句開始,讓我心中產生強烈的好奇……

她生長於越南同奈省,是家庭7個姐妹中的第4個女孩。8歲那年,父親過世,從此,她再也沒有機會帶著書包和朋友們一同去上課了。童年和青少年時代,她終日活在母親的打罵中。母親總是兇狠地罵她、打她。其他姐妹們都可以好好讀書,只有她從小一個人承受委屈。

「母親很疼姐妹他們,可是常常打我、罵我,我真的不懂為什麼這樣…」

她的聲音又氣又恨。我想像著她8歲的模樣。

衝動的青春,因為無法再接受家庭中對自己的厭倦與拋棄,她決定走出家門。每錢、沒家的她到處流浪。於是,就如命運安排,她走進一家賣啤酒店做服務生。

「我賣啤酒,陪客人聊天,但不是賣身。我賺的錢都供妹妹們讀書,然而沒有人了解我的工作……」

一段時間後,她回到家,以為再也不會受到母親和姐妹們的欺負了。沒想到,仍得繼續活在黑暗的日子裡,因為天天都要聽家人的咒罵和嘲笑。他們都說她因為做妓女才能賺到錢,不把她當成家庭成員看待。到了結婚年齡,母親幫其他姐妹們嫁出家門,尤其是三姐嫁給了一給台灣男人,然而她卻被關在家裡,不能出去尋找自己的幸福。

於是,她再次逃出「地獄」、到了西貢,瞞著家人嫁給一個台灣人。同時,在家的五妹也跟台灣人結了婚。

「我們姐妹倆同一天結婚,然而每次帶著老公回去看望家人時,母親只招待五妹夫妻倆,卻不肯看我們一眼,也不讓我們一起吃飯、過夜。母親一直大聲咒罵、把我們趕走。她這樣的對待我老公,讓我很沮喪。

當初走進夫家的時候,她覺得自己好像已從不幸家庭中找到解脫的路口,因為夫家每個人都很友善,對她很好。而在越南的親人卻不停地催她寄錢回去,收到錢就沒問題,可是沒有收到的話卻兇狠地責罵她。她打電話回去問候都沒有人肯接,除非她電話通知寄錢…」

「我在台灣當新娘,天天都好想念越南,但是每次回去,母親就像以前一樣又找藉口打我、罵我。我想家但不敢回家……」

儘管姐姐和妹妹也嫁給台灣人,然而越南家裡的經濟卻都壓在她的肩上。她辛苦賺錢,一部分寄給在台灣的姐姐、妹妹,一部份寄給越南親人,然而她從來沒得到家人任何一句溫柔親切的話語。

母親和姐妹們給她帶來無比的委屈和難受,但是幸運的是她在夫家找到安慰。生下一男一女,孩子們是她最大的安慰,讓她在生活中找到樂觀。

然而,這位媳婦在他鄉的幸福生活卻如此短暫…

「某一天,我母親叫五妹告訴我老公家人,說我以前在啤酒店的工作……」

就這樣,改變了一切。

老公家人相信了傳言,開始用另一種眼光來對待她。特別是婆婆,她開始不喜歡她、躲開她、事事挑剔她。甚至當她的兩個孩子開始會說話、會學大人講話的時候,奶奶就叫他們如何區別台灣人和越南人的異同,而且教他們直接叫她的名字,而不是「媽媽」這個高貴的稱呼。

「不知何時,我的孩子們就不跟我玩了,她們也不常叫我媽媽了……」

當談到親愛的孩子們,這位年輕母親的哭聲從電話中衝出來,讓我心痛。

「那你的老公呢?」

這的確是我最擔心的問題。如果所有人都躲開她、拋棄她,這樣真的不公平,尤其是那個當初不顧一切娶她成妻的台灣男人。

「還好老公很了解我而不相信我母親和妹妹說的話。可是,婆婆她總是給他壓力,要他離開我…」

我心中鬆了一口氣。至少最重要的人還站在她那邊,保護她、支持她。

「我只渴望能夠分享分享,讓心情輕鬆下來,因為我已承受了幾十年了,總覺得無法繼續撐下去…」

偶然間,她看到四方報,做了12年的台灣媳婦,她的中文閱讀比越南文好。看到同胞們不幸的人生故事,她也想要分享自己的故事,這樣可以受到鼓勵與安慰。

世上只有媽媽好…

那經典的曲子突然在我耳邊流盪,彷彿提醒我聯想到所謂「母愛」那個高尚的詞語。

那她呢?這句歌詞是否符合她這樣一個被母親拋棄的女孩?

「我不能明白,她到底是不是我的母親???」

又是那個心酸的問句結束了我們的對話。當然,我無法回答她。

我掛上電話。覺得心裡好沉重。

我唯一能幫她做的事,就是寫下這個故事讓讀者分享。這麼簡單,但這正是這位可憐新娘在台灣十幾年來的渴望和等待…

文╱曉黎Hiểu Lê


已用關鍵字:老公,過夜,外遇,
共出現:8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