厭男集中營》白眼以對白目男

自由時報 – 2012年10月28日 上午4:26

@checkmate

前陣子,和交往一年的男朋友分手了。分手原因不多贅述,理由都是假的,分手才是真的。當兩個人分開之後,什麼也都不是了。曾是兩條短暫交集的線條,但現在那個使我們重疊的方程式已不適用,我們再次成為平行線。

這段日子,認識了滿多男人。其中一個比較積極的,稱他Evan好了。我們認識是因為有一位共同好友,跟他有過一面之緣之後,他跟我們的朋友說對我有好感,想要追我,於是展開了攻勢。Line、whatsapp和留言不斷,每天跟他少說也會聊到一個半小時吧。自己是想要多了解他,看看這個人怎麼樣。

Evan是個很妙的人。他人應該不壞,但是常常會說和作一些令我很無言想翻白眼的事情,跟他對話越多,越發現他真的不是我的菜。總覺得他說話不太會經過大腦,再加上他小時候是在美國長大,所以有些我們不太習慣的洋味。每次敲我都會以”Baby”或是”How’s it going, sexy?”做開頭,然後每次邀約失敗的時候就會跟我說”You know you want me,” 「你知道你想要我。」這種話任誰聽了都會受不了吧,要不是他是我朋友的好友,早就把他刪除封鎖了。

好,撇開講話輕浮,還是想給他一些機會,所以試著跟他談論一些有「深度」的東西;因為我覺得,聰明的男人很有魅力。有鑑於最近美國又要總統大選,於是問他說他們家是支持共和黨還是民主黨,他回答我的是:「我們家不搞那個,我沒興趣也不知道!」問他知不知道金庸,他問我:「不知道耶,是誰?妳大學同學嗎?名字好特殊。」甚至跟他聊最近通車的捷運東門線,他的回覆是:「那又是什麼?」我問:「呃,你沒有在看新聞嗎?」他很理所當然地說:「當然沒有啊,台灣的新聞我都不看的!」

嗯,已經快受不了了,我跟你的世界實在相差好多;藉口說明天還有小考想趁早回去看書,急忙結完帳並回家。他則是繼續用app轟炸我,最後我只好把手機塞在棉被底下。

隔幾天,比較有精神了,耐性也回來了。拿起手機看到他的訊息:「妳今天下午有事嗎?想跟妳見面,要不要出來?」我下午的確沒什麼事,不過懶得出遠門,於是回他說:「可啊,如果你願意過來。」

「蛤,可是妳家好遠噢。妳家在南港,我在淡水,坐捷運要坐好久……」

「嗯,那你別來吧。」

「可是我好想見到妳……」

「那你就來吧。」此時的我,又開始翻白眼翻到快翻不回來了。

「那我跑大老遠去找妳,妳要請我吃飯噢!」

把手機放到一邊去,不想理他了,連回都懶得回。先生,你有沒有搞清楚狀況,到底是誰追誰?還要求人家請客,你好意思嗎?

最後,這條線我砍斷了。雖然他條件不錯,但是這個性,我實在無法相處。就像我跟前男友們都無法一起相處一樣;個性不合,那就是分道揚鑣嘍。你走你的陽光道,我走我的獨木橋。

繼續一個人的旅行吧,繼續在這片汪洋的人海中,飄尋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